當前位置: > 首頁 > 電子版 > 2021.12.30期 >
          A07-插畫師舍溪:和“山海異獸”來一次跨越時空的精神碰撞

          A07-插畫師舍溪:和“山海異獸”來一次跨越時空的精神碰撞

          90后女孩用3D插畫還原《山海經》“神獸”走紅網絡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插畫師舍溪:和“山海異獸”來一次跨越時空的精神碰撞

          前不久,“90后女孩用3D插畫還原山海經神獸”一事吸引了許多人的關注。插畫師舍溪在過去的四年中,用自己獨特的風格還原了諸多“山海異獸”,如《山海經》中的“蔥聾”“乘黃”“朏朏”等,獲得無數網友好評。

          其實,舍溪并非科班出身的專業畫者,繪畫只是她的一個愛好。為了能夠成為插畫師,她做出了諸多的努力。她從教育專業轉行去做互聯網UI設計師,之后辭職去學習畫畫,又從深圳回到老家河南商丘專心創作,到如今成為登上熱搜的插畫師……談及創作初衷,舍溪表示,希望可以通過畫筆,和溫柔的“山海異獸”來一次跨越時空的精神碰撞。

          看•舍清溪,而得江海

          想給自己一次追夢的機會

          為了學習畫畫,舍溪不停地在放棄與重新開始之間做出選擇,就像她的微博簡介一樣,“舍清溪,而得江海”。

          舍溪從小就對畫畫特別感興趣,可惜因為家庭條件的限制,她從來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。大學畢業后,她仍舊想嘗試繪畫,便放棄了教育專業相關的工作,轉而報了培訓班,從零開始學習UI設計。像大多數人一樣,舍溪對UI設計沒有太多的概念,只知道這是一個人才稀缺的行業。然而,吸引舍溪的并非行業及其待遇,而是“培訓學校的招牌上有說需要學手繪”。

          半年之后,舍溪在深圳順利成為了UI設計師。不過,舍溪對這份工作并不滿意。那時,她主要負責用戶體驗,并不是手繪的界面設計,她買來的畫筆和紙,只能棄之一旁。忍耐了將近兩年,舍溪所在的項目組宣告解散。“決定重新找工作的那段時間,我想了一下,要不要給自己一段時間去試試插畫。當時手里存了一定的積蓄,我不想再盲目地工作,還是想去學畫畫,想給自己一次追夢的機會。”舍溪回憶道。

          網絡是舍溪最初接觸插畫的主要途徑。一開始,她只是想更多地了解UI設計的知識,但偶然間看到各式各樣的插畫,她欣喜不已。“當時我什么畫都看,有二次元類的、小清新類的,還有山海異獸類的……但最吸引我的類型是山海異獸題材,因為我喜歡帶有神秘色彩風格的插畫。”于是,她報名了網上的手繪課程,學習了一段時間之后,便開始了創作。

          舍溪回憶道,剛開始決定做插畫師時,自己“像無頭蒼蠅一樣到處亂撞”。如同在網絡上看畫一樣,她想嘗試各種風格。“我當時還畫過非常幼稚的畫,比如畫一個單純的小動物,或者畫中只有一個大頭。當時畫得不好,只能在二手網站上發一發。”

          令舍溪沒有想到的是,她在二手網站上發布作品的兩個月后,有一位北京的老板私信她,買下了她的20張畫作,打包價200元。“雖然這些畫才賣10元一張,但我覺得真的開心,這算是一個很好的開端。”

          學•繪心,繪夢,繪境

          在大世界中保有自己的小世界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學習手繪之后,舍溪在網上看到一位插畫師開設了板繪課程,便立刻報名學習。板繪,其實是數碼手繪,插畫師通過在數位板上繪畫,直接輸入電腦,畫作將以數碼形式保留,還可以反復修改。對經常挑剔繪畫細節的舍溪來說,板繪是更方便的形式。“當時是直播上課,每周一節課講兩個小時,我學習了一個月,其他時間都在練習。那段時間,我每天早上六七點就起床開始練習。有時候一不留神就畫到了兩三點,去睡一會兒,就又起來畫……一門心思只想著畫畫,沒有產生過任何要放棄畫畫的念頭。只不過練習畫畫時,我沒有方向,沒有固定的系列和題材。我很感謝當時自己的努力,因為畫畫需要長期練習和積累才能有成效。”舍溪介紹道。

          慢慢地,舍溪開始在網上發布自己的習作。她也因此獲得了關注,不斷漲粉。之后,她開始嘗試繪制山海異獸題材的作品。2019年7月,舍溪發布了《境》系列作品,并持續更新至2020年3月。半年多以來,這10幅插畫作品接連令粉絲感到驚艷。

          然而,提到這一系列的創作,舍溪卻表示,最開始的體會是“痛苦”的,最初畫的《境》系列的前兩張,她都非常不喜歡。“總感覺角色的位置和內容都不對,構圖也是錯的??墒?,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里,只是看畫的時候,覺得整個風格是厚涂油畫式的,看起來太膩了,沒有任何的吸引力。”她只能推倒重畫,卻仍舊不喜歡,只能接著修改。改至第三版時,她已花費了一個月的時間。“畫的主體不夠突出,又不知道要表達什么。當時,我剛從深圳回到老家,我的心里浮躁又迷茫。在我的設定里,整張畫面應該是溫馨的,人物和神獸之間是有互動的。”

          她認為自己的心境應是“和那些‘山海異獸’來一次跨越時空的精神碰撞”。于是,她調整了畫風,開始在網絡上發布《境》系列。在該系列中,“神獸”總是溫柔地陪伴在畫中人物的身旁,“靜謐”是畫中體現出的主要氛圍。她為該系列撰寫的主體語是“沉浮世界,靜擇一片清寧,繪心,繪夢,繪境”。她介紹道:“作品靈感其實源于最近浮躁的生活,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內心的一方凈土……在茫茫的大千世界里,每一個人都應該保有一個自己的小千世界。”

          畫•其狀如狐,其背上有角

          繪畫前的構思遠比繪畫更重要

          對于創作山海異獸題材的插畫師來說,《山海經》無異于一個巨大的寶藏庫。在過去的三年里,舍溪依據《山海經》的描述,還原了不少“神獸”。

          《山海經》里這樣描繪神馬“乘黃”:“白民之國在龍魚北,白身披發。有乘黃,其狀如狐,其背上有角,乘之壽二千歲。”舍溪對此很感興趣,又上網查找了“乘黃”的內容。根據《管子·小匡》中“昔人之受命者,河出圖,雒出書,地出乘黃……”的描述,她的腦海里逐漸有了更加豐富的畫面,除了描繪出“乘黃”有狐之形狀、背上有角以外,她還增加了許多星象的元素,并在“乘黃”的額頭上畫下太陽與月亮組合的印記。“我想讓它表現出更具祥瑞的特征,不能單單只畫‘乘黃’,還要將‘河出圖,雒出書’進行結合,作品才會更加飽滿,充滿著故事感。”

          舍溪認為繪畫前的構思遠比繪畫更重要,巧妙的構思會讓人有代入感。她繼續解釋道:“《山海經》的描寫已經很寫實了,只要我們用自己的審美再去加工就足夠了。只不過,我一定要增加場景的描繪,如果單獨只畫一個神獸,會看起來有距離感,沒有辦法跟它們產生一定的共鳴。”

          舍溪還曾描繪《山海經》中能向天神請求雨水的“燭陰”,它為“人面,蛇身,赤色,居鐘山下”。而舍溪增加了自己想象的場景和故事,畫中的“燭陰”正在面對著一位手捧桃花的女子。舍溪寫道:“一日,無意闖入一人間女子,竟就此與燭陰成為好友,女子常會帶來一些人間的故事講給燭陰。又是一年四月,人間桃花十里,女子折下一枝帶去給了燭陰:‘你看,今年人間的桃花開得極好。’”

          至于“其狀如羊而赤鬣”的“蔥聾”,在舍溪的畫里也出現了一名女子與之相伴。舍溪的構思是“蔥聾”和“龍女”于山海中相遇。她還在網上與粉絲互動道:“我們是否也能于某天在山海中遇到那些曾存于傳說中的‘神獸’們?”

          《山海經》中的“神獸”只是舍溪描繪的一部分,她還探索了更廣大的中國古代神話世界,如耳熟能詳的青龍、朱雀、白虎……還有其他鮮為人知的古籍中的“神獸”,如《九歌·山鬼》里的多情“山鬼”,東晉《抱樸子》里的祥瑞之獸“白澤”等。

          剪•有獸焉,其狀如貍

          由靜到動 “神寵”一夜之間引驚嘆

          舍溪不僅喜愛山海中的異獸,也深愛現實生活中的小動物,她的家中熱鬧非凡,并不如她的畫一樣靜謐。“我養了三條狗和一只貓,它們每天都在屋子里跑來跑去的。”聊起寵物,舍溪的聲音透著一股興奮,她說家里的布偶貓很安靜,她總是去觀察貓的神態。“我很喜歡和它們一起玩,但是貓經常在另一邊獨處,它要么屁股對著我,要么喜歡坐立在窗戶旁看外面。所以,我畫的‘朏朏’的形象其實是我家的貓,‘朏朏’的姿勢也是屁股對著鏡頭的狀態。”

          朏朏,亦是《山海經》中的“神獸”,“有獸焉,其狀如貍,而白尾,有鬣,名曰朏朏,養之可以已憂。”這只能解憂的“朏朏”,以不同的形式出了圈。

          2019年12月,舍溪又自學了視頻剪輯,玩起了短視頻。她簡單地將自己畫過的插畫加上特效,使其變成動態視頻,上傳至短視頻平臺。視頻中,九尾狐的花瓣可以隨風飄動,閉目凝神的鮫人還能睜開雙眼,溫柔的老虎也能變得兇猛……她發布的百余條短視頻已累計獲贊1300余萬,點贊數最高達170多萬。

          “90后女孩用3D插畫還原山海經神獸”一事登上熱搜后,舍溪再一次引發網友討論。不少網友留言表示,對她的作品贊嘆不已,“好漂亮,快出畫集”“關注寶藏小姐姐好久了,很開心終于被更多人看到了”……舍溪回應道:“畫畫斷斷續續的也快有四年了,中間嘗試畫過很多不同的內容和主題,但最終還是更喜歡山海異獸……我想用畫筆,將它們的故事畫給你們看。再次感謝。”

          練•滿載星河與君弈

          仍要不斷練習繪畫

          現在的舍溪,靠著自己的畫筆賺錢養家,不僅接到商業約稿,還開設網店,她的朋友幫忙銷售結合畫作設計的鼠標墊、手機殼、掛繩等商品。盡管如此,舍溪對自己還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,“我其實畫得不好,我的水平很一般”“我的細節還不夠”“我還要再鍛煉鍛煉”……這些話如此往復地說著,她解釋道:“因為我能看到自己的缺點,而且跟網上那些科班出身的插畫師對比就能知道,我畫得不好,根本沒有人家專業。”

          舍溪經常在家里觀看其他插畫師的直播,或是留意他們的作品分享,看完之后更加懷疑自己。她稍顯沮喪地說:“你知道嗎?我起步太晚了。那些非常厲害的插畫師又年輕又努力……這無形之中給了我非常大的壓力。”說完她又振作了一下,“所以,我必須要努力!既然起步都晚了,還不繼續練習繪畫,就會畫得更不好。”

          她很容易跟細節“死磕”,常常要調整到自己滿意為止。因此,復雜一些的作品,她需要耗費20天左右才能完成。“雖然每天都在畫,但是出畫的效率很低,別人三天能畫完的畫,我至少要一個星期才畫完。有時候基調可能就沒搭建好,有時候場景還要再換顏色,有時候后期做完,我覺得還能再調整一下。”

          舍溪沒有太多時間上的概念,對外面四季的變化反應很遲鈍,關注不多,總是一起床就畫畫,畫到深夜就去睡覺。舍溪的姐姐也總調侃著:“天天只知道在家忙,春天什么時候來了不知道,冬天要來了也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到現在,她偶爾會在網上更新自己的繪畫日常,“發一些局部,證明我有在努力畫畫”。在《山海經》之外,她還畫過“敦煌飛天”。她認為,千年前的敦煌壁畫,興許也是絢麗多彩的,于是她大膽地用粉色畫下了飽含自己風格的“飛天”。她也會在網上分享自己畫畫的創作過程。有一次,舍溪偶然看到一條魚的圖片,因為“很喜歡圖片中斗魚尾巴的動態”,她便將魚化成滿載星河的鯤,面對著正在下棋的仙人。這幅畫的內容被舍溪解釋為“滿載星河與君弈”,也正是這幅《與君弈》的創作過程視頻——“一條魚引發的靈感”,讓舍溪一夜之間漲粉60萬。

          不論是與熱情的網友互動,還是“出圈”登上熱搜,獲得如此之多的稱贊,舍溪都表現得很淡然。“我覺得這些關注給我的喜悅感應該是短暫的,熱搜對我本身沒有太大的影響。”她頓了頓,“我還是繼續練習,好好畫畫吧。”

          文/北京青年報記者 韓世容 圖/舍溪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H动漫精品网站网址